您现在的位置:

运动养生 >> 正文 >

名院名医 | 大脑神经的“精雕细刻师”

.hzh {display: none; }

  名家介绍

  陈国强,主任医师,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党委副书记兼功能及微创神经外科主任,清华大学教授提名委员会临床医学专业组委员。世界疼痛医师协会中国分会副会长,中国抗癫痫协会理事,卫生部内镜专业技术考评委员考评专家兼常务理事。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既然选择了从医这条路,一心就只想做名好医生。”

  直径只有3.8毫米的黑色软管,在陈国强灵巧的手指操纵下,仿佛长了一双眼睛一样,向大脑深处游走,穿过红色纤细的血管,进入白色的脑室……在中国,掌握这项最先进的“脑室软镜技术”的医生不超过5个人,其中3个都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陈国强是技术最为高超和熟练的一个,另外那两人,都是他的学生。

  见到陈国强,是在他略有些简陋的办公室里。办公室在电梯对面,经常有患者或家属靠在这里打电话,边打边看着这个瘦而苍白的科室主任匆匆忙忙地走出走进。陈国强的手术很多,整个神经外科每年近2500台手术,有一半以上都是他主管的两个病区做的。面肌痉挛、三叉神经痛、脑积水……很多多年不治的疾病,都被他用内镜或微创技术立竿见影地解决了。由开颅、引流这些让患者面临死亡危险的手术,到如今只用在脑袋上打个小小的洞,把内镜伸进去,最快的术后两三天就可以出院,陈国强的技术不知造福了多少病人。

  ●当医生最受人尊重

  临澧是湖南西北一个小小的县城,从这里走出来的陈国强,至今还带着浓浓的乡音,言谈话语间透露出湖南人的执著与激情。选择从医这条路,仿佛是命中注定的。因为从小身体弱,他小时候接触最多的,就是医生这个行业。每次生病的时候,不管是感冒、发烧还是拉肚子,村里的老中医三下五除二药到病除,让他那幼小的心灵里,把医生看成“神仙”一样法力无边的人。那时候就算走街串巷的江湖医生,在小孩子的眼里也高不可攀。父母见了他们都毕恭毕敬、迎来送往,逢年过节常接他们到家里吃个饭,那种招待的隆重程度,毫不逊色于接待什么“大人物”。

  村里很多人家都祖传下来一些治病的本领。有一次,陈国强为了追牛,把胳膊摔脱了臼,村里的土医给他一拽,敷了点药,没几天就好了。包括他的母亲,也常用艾灸帮人治些小毛病。把干的艾叶子搓成香一样,点着了,在穴位上烧,不管头疼还是发烧都能治好。这些虽然没有行医执照,却能帮人解除痛苦的人,在幼年的陈国强看来,都非常了不起。

  老家的人觉得,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要实实在在。像医生这样,踏踏实实地掌握一门技术,稳定地过日子,走出家门体面而受人尊重,比什么都好。若干年后,当陈国强面临着考大学这一决定人生命运的选择时,这一处世观对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选择了报考湖南医科大学,5年后毕业,被分配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像那些他小时候崇敬的人一样,走上了一条为别人解除痛苦的道路。这条路比他老家的前辈们走得更远、更长、更辉煌。

  ●从日本学回来的“精细”

  陈国强有一双灵巧的手,这对医生来说无比珍贵,因此他留在神经外科,挑战大脑这最精密也最敏感、脆弱的人体器官。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的神经外科处于刚刚起步阶段。CT机1971年才被英美科学家发明,核磁共振还没有出现,缺少这些高科技的诊断技术,人们对大脑的认识极其有限。做手术基本靠医生的推测,觉得哪里有问题,就在脑袋的哪个部位打个大大的洞,手术过程中完全凭肉眼观察,甚至要把手伸到脑袋里去掏出肿瘤。那时候神经外科手术中病人死亡非常正常,如果能救活一个,反倒成了非常了不起的事。

  由于和国外交流多,中日友好医院较早开始在神外手术中引进了显微镜,手术精细程度提高,需要在脑袋上开的口子小了,病人的死亡率也有所下降。1997年,陈国强被派驻日本医科大学学习一年,师从日本著名神经内镜专家上川秀夫教授和著名垂体瘤治疗专家寺本教授。对神经内镜的学习让他兴奋不已,这条细长的黑色软管让他意识到,神外手术中,病人头上的口子还可以开得再小一点,造成的创伤可以更小,病人的死亡率可以下降得更多。

  除了对专业技术的学习,日本医生做事的精细与严谨也深深打动了陈国强。那时他每天早晨7点钟上班,但往往6点半日本医生就来了,对当天要做的手术开始详细分析和讨论。每台手术前,他们都把手术步骤清晰地画在图纸上,事先演示一遍。有一次手术中,一个医生不小心用遥控器动了一下手术床,主刀医生当即对他严厉呵斥,吓得那个医生不停地哆嗦。由于手术过程非常细致,日本医生做一台手术花费的时间较长,尽量把创伤和出血量减少到最小。这种手术观念对陈国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他逐渐意识到,一个什么都会干的人,往往什么都干不好,一个大夫不求全能,只要在一两个方面上做到精和专、做到最好就行了。抱着这种想法,2004年,他离开中日友好医院,来到玉泉医院。从一个三级医院到二级医院,从一个知名医院到名气不大的医院,很多人觉得难以理解,只有他自己坚定地相信,是玉泉医院对神经外科发展的全力支持打动了他,在这里,他将有更加开阔的发展前景。

  ●把病人从死亡线上解救出来

  在神经外科,基本上和脑神经有关的所有手术陈国强都会做,但为了追求“精”和“专”,他选择了包括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舌咽神经痛等颅神经疾病的治疗,以及脑室内窥镜手术作为自己的钻研方向。脑室内窥镜有软硬之分,软镜比硬镜更难控制,但灵活自如,对脑的创伤更小,治疗范围更加广泛。陈国强成为中国做脑室软镜的第一人。很多患有疑难性脑积水、脑出血等脑室疾病的病人,用传统疗法就要挣扎在死亡线上,但他用一根黑色软管,轻而易举地将他们解救了出来。

  在“好大夫”网站上,很多患有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的患者对陈国强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其实,只要知道这些病给人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痛苦,对这种“感激”就不难理解。面部痉挛是一种面部抽动的疾病。开始可能只是眼皮跳动,慢慢地就会发展为脸上的肌肉间歇性抽动,先是隔十几分钟才抽动一下,接着是几分钟,严重的隔几秒钟就抽动一次。别人的侧目而视让很多患者难以承受由此带来的心理压力。很多女性不敢结婚,很多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只能远离舞台。三叉神经痛也是这样,病人会觉得脸上像被刀子割了一样疼,疼得张不开嘴巴,有人连饭都吃不了,有人十几年没漱过口,有人实在忍受不了疼痛而自杀。要想根治这些疾病,唯一的方法是通过手术,把压迫大脑神经的血管“推开”。但这些纤细脆弱的神经哪能轻易挪动?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患者失聪、脑梗塞甚至死亡。因此这些疾病被有的医院说成“不治之症”;有的医院宁愿割掉大脑里一个肿瘤,也不愿做这样的手术。但在陈国强这里,只要在耳朵后面打一个2分钱硬币那么小的洞,不超过2个小时,就让这些“抽动”和“疼痛”戛然而止。就像有些人能在一粒大米上刻一首诗一样,陈国强也在大脑神经上精雕细刻,98%的手术成功率、年治疗患者1400多例,接近万例的手术总量,让他成为全亚洲做这类手术最多的医生,这些微创手术改变了无数人一生的命运。

© http://jkcp.faoid.com  青菜食谱网    版权所有